颜值与球技并存!她18岁走红网络:女孩也可以美美的踢球

  ]中国girl,够出众。如果把世界杯当成一个舞台,中国女足就成了中国女孩的代表。2019年,法国,她们不仅为中国足球而战,更为那些心中有梦的中国女孩而战。

  18岁那一年,她是全运会赛场上一颗美丽的新星,然而再看到她却是两年后的上海体育学院。她把自己装在一件厚厚的棉服里,显得更加瘦小。略施粉黛,少了球场上那股灵动的感觉,更多了一份学生应该有的安静。

  她就是熊熙,至今依然有球迷会把她排在中国女足颜值top榜的前五位。过去18年,她还来不及去选择,就被父亲带上了足球的道路,18岁那年她急流勇退选择进学校。如今20岁,她承认看到自己当年的队友都去打世界杯了,真的很羡慕。未来怎么样,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但她希望能够自己去左右未来。

  说急流勇退,其实并不贴切,熊熙并没有因为上学完全放弃训练。如今她在上海体育学院学习运动训练专业,也是学校女足队的一员,除了周四,其实每天下午都还要照常训练。为了参加全国女足的低级别赛事,她们甚至还会定期到国外交流集训。

  看到她那天,正好刚刚完成下午的训练。上海的初春还透着一股阴冷,她把自己装在大大的棉服里,还是显得那么瘦小。她曾经很抱怨自己的身体,甚至对于踢球不是那么有信心也是来源于自己的身体。“身体素质确实不好,对抗也很吃亏,所以从小其实对自己踢球不是很有信心。”熊熙这样说。

  熊熙这一批99年的孩子跟之前的老女足有很大的不同。或许因为国少队的时候受到主教练高红的影响,她们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也更愿意去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而不是像过去的老女足那样遵循着一条职业球员的路一直走到退役。

  熊熙当时的队友赵瑜洁就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拿到全奖考上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并且现在在NCAA踢球。同样也是18岁,熊熙也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她也承认,高红对她们这波球员影响很大,以前的女足好像按部就班的走职业道路就好了,也很少有人会去尝试什么新的生活。但是她们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时候进入了国少队,高红给她们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也让她们知道学习的重要。“如果光踢球就会头脑很简单,以前人家都觉得运动员没有文化。但是我们就是希望能够不光踢球,还必须要学业。”熊熙说这就是她们当时的想法,“当时就是想??接触另一种生活,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在球队里,就比较封闭。当时想出来感受一下除了球队的生活有什么不一样。”

  因为全运会那年的走红,熊熙还没有到上海体院报到,这个美女球员要来的消息就已经传开。熊熙还记得当时入校体检,被同学认出来还有人跑来跟她合影。之前曾经有媒体来到学校采访她,做一些拍摄,还碰到了一个她的粉丝同学在旁边为她维持秩序。不过,现在已经在学校里生活了两年,随着她在赛场上的消息越来越少,好像一切也都回归了平静。

  因为从小踢球,没有打好文化基础,大学虽然学得是针对运动员门槛较低的运动训练专业,但是刚进大学还是很不适应。以前踢球的时候,只想怎么把球踢好,现在却要考虑更多的事情。“因为到了大学,可能偏重足球的东西就少了很多,但还是要保证训练。以前每天从早到晚就是训练就好,现在可能就要考虑不想考试挂科,确实面对的生活不一样了。”去适应这样的生活,其实也用了快一年的时间,还好到了大二,熊熙更像一个普通大学生一样过着校园生活。

  提到熊熙,就不得不提到她的父亲熊伟新,过去在她踢球生涯中,父亲始终都在身边守护着她,关于熊熙的宣传、甚至球迷会都是父亲自己亲力亲为。

  熊熙从小就知道父亲对她的这份苦心:“他自己真的特别喜欢踢足球,但是年轻的时候踢不上职业的,他就希望家里能有人能够走上这条路,进入国家队。其实这些都是父亲一直以来的梦想。”

  熊熙家境很好,父亲当年做生意留下了很多积蓄,足够一家人生活的很好。踢足球,更多也是因为父亲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熊熙还有一个妹妹,因为家里已经有一个人吃苦去踢球了,所以她幸免避开了这条路。小小年纪就跟着父母游山玩水,甚至每年都会去专业潜水,活得比姐姐更自由。

  全运会那年,熊熙刚刚小有名气,却到了不得不选择未来的时候。过去18年,熊熙都是按照父亲的安排一步步都上来,甚至进入了国字号队伍。但是到了18岁,她决定为自己做一个选择。

  当年全运会之后,熊伟新曾经一度因为足球环境不好,想让女儿远离足球。但那不过也是他一时的气话,打心里他还是放不下对足球的喜爱。

  熊熙当年义无反顾的选择到学校去上学,父亲甚至还有朋友劝她再坚持一下。“我知道父亲内心还是希望我能继续踢球的,但是他也说我走哪条路他都会尊重我的决定,毕竟我已经18岁了。”熊熙还记得,小的时候自己公开是踢球,其实并不喜欢,更多还是父亲逼自己去做,但是现在自己已经长大,家人更多会考虑她的感受和决定,“毕竟以后的路是要靠我自己去走,如果再逼我,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顺从的走下去。”

  如今,熊伟新不用再每天督促女儿踢球,也不用老想着为女儿的未来做规划,反倒活的更加潇洒自由。熊熙笑称,父母现在没事儿就出国游山玩水,令人羡慕。

  小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是父亲安排好,一步步走就行了。她甚至在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要踢球的时候,就没得可选了。

  但是在她的成长中,也有过真正爱上足球的时候。“当赢球的那一刻,你会觉得之前所有受的苦,流过的眼泪都是值得的。我特别怀念大家抱在一起庆祝胜利的感觉,那一刻会让你自己的特别开心和满足。”现在回想起足球生涯的那些赢球的瞬间,熊熙的眼中还闪烁着光芒。

  这几年随着女足环境的改变,她们无论是思想上还是形象上其实都有着改变。白皙的皮肤、扎起来的长辫子……人们最初知道熊熙都是也是因为她姣好的外形,而像她一样喜欢打扮,从足球场走下卸掉一身刚强,活得跟每一个普通女孩子一样的球员越来越多。她们正在用自己观念,改变着过去人们对女足球员的印象。

  “以前女足留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很辛苦,人们一说起女足队员就是黑黑的,腿粗粗的,不像女孩子。但是现在社会都在发展,环境也在变化,大家真的应该改变这样的想法,不一定要把自己晒得很黑,腿练得很粗,头发剪得像男孩子,才是踢得好。现在女足有很多的队员都是很漂亮,球踢得也好,我觉得这些都特别好。”熊熙这样讲到她对当今女足球员的认识。

  时光如梭,熊熙的大学生活已经有两年的时间。然而当年跟她一起进入国少队的队员,像谢绮雯、汪琳琳已经进入国家队,甚至今年就可能跟随队伍前往世界杯了。

  虽然熊熙也安于现在生活,但是看到有队友可能马上就要站在世界杯的赛场上,羡慕之情也溢于言表。“我偶尔也会想,如果自己当时坚持下来,是不是今年也能去参加世界杯了。确实很羡慕她们,毕竟踢球的每个人的梦想都是进入国家队,参加世界杯。”熊熙说,因为看到这些,自己有时候也会为18岁做出的那个决定而后悔,如果咬咬牙坚持,也许一切都不一样。

  现在在学校空余时间,熊熙会去教小孩子踢球,她觉得趁现在能够更多接触社会,也想去尝试一些不一样的生活。至于两年之后大学毕业自己的安排,似乎足球还是为她燃起了一丝希望。她跟记者聊到了上海女足的张馨,尽管结了婚生了孩子,一样可以回到赛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当然还是想看是不是能回归赛场。以前经常能踢球,现在偶尔不踢球自己真的会觉得难受,不舒服,确实挺不舍得过去的生活还有那些队友。其实我现在一直没有断过训练,我觉得只要自己想的话,就应该没问题。”

  虽然具体走哪条路她还没有决定好,未来还有两年的时间,她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决定。

  就在这个月,熊熙收到了大学生国家队的征召令,她依然可以以国家队的身份,站在大运会这样的国际赛场,为国家效力。这是她从小的梦想,当然也是父亲一直以来的梦想。尽管身份转变了,但是这一切的初心也从未改变。

  年轻就是好,她可以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顾身边人的反对,做出自己最想做的决定;她也可以在某一刻说自己后悔了,时间可以给她机会去做补救。她只需要遵循自己的心,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Scroll to Top